带队西班牙冲击第5冠,费德勒和德约有了答案

来源:http://www.michaelspen.com 作者:综合网球 人气:122 发布时间:2019-11-28
摘要:通讯员阿呆报道 2019年2月14日,皮克在戴维斯杯抽签仪式现场。本文图片视觉中国10月11日,2019年上海大师赛已进入倒数第三个比赛日。然而,在顶尖球员的激烈竞争之外,另一项议题也

通讯员阿呆报道

2019年2月14日,皮克在戴维斯杯抽签仪式现场。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10月11日,2019年上海大师赛已进入倒数第三个比赛日。然而,在顶尖球员的激烈竞争之外,另一项议题也引起了热议——它不仅决定了团体赛该往何处走,更是ATP和ITF两大网球组织的角力。作为网坛最具号召力的球员,德约科维奇和费德勒在此前一天的新闻发布会上都被问及,究竟如何看待老牌团体赛戴维斯杯和新兴团体赛ATP世界杯间的共存问题。那么,在ITF和足球明星皮克主导的戴维斯杯,以及ATP主导的ATP世界杯之间,身为球员工会主席的德约和球员工会委员的费德勒究竟该如何选择呢?百年戴维斯VS首届ATP世界杯为了解决拥有119年历史戴维斯杯的弊端,国际网球联合会(ITF)去年8月对赛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这意味着,已经沿用了119年的分轮次、主客场赛制将在2019年不复存在。按照新的赛制,24支球队将于2月份进行主客场淘汰赛,12支获胜球队进入决赛圈,并与上一年的4支半决赛队伍和2支持外卡球队共同组成18支参赛队,他们将在每年11月争夺最终冠军。此外,戴杯将采用类似于世界杯的赛会制,决赛阶段会选择在中立场地举行。每场比赛将由2场单打和1场双打组成,比赛也从五盘三胜改为三盘两胜制。ITF主席大威·哈格蒂曾在采访中表示,他对新赛制信心满满,“我们的想法就是创造一个重要决赛,世界上最伟大的球员代表他们的国家来冲击戴维斯杯冠军。”哈格蒂的信心一方面来源于新赛制缩短赛场、集中一地比赛的优势;另一方面则缘于,新戴杯得到了巴萨球星皮克的支持——后者创办的Kosmos公司将对ITF展开25年、总金额高达3亿美元的投资。看到了ITF对于戴维斯杯的激进改革后,国际职业网球联合会(ATP)也坐不住了。去年11月,ATP在伦敦宣布将从2020年1月在澳大利亚举办一项新的团体赛事——ATP杯。该赛事由ATP和澳大利亚网球协会联合举办,来自24个国家的队员将被分为6个小组,十天之后决出冠军。此外,每一个国家排名是按照各国ATP单打排名最高的球员进行排名。克罗地亚拿下了2018年戴维斯杯冠军。德约:两大赛事共存可能性不大实际上,戴杯从改革之初就一直备受争议。曾10次捧起戴杯的法国队就集体表达不满,而中国男网主教练姜惟向澎湃新闻记者坦言,在澳网之后参加戴杯,这样的安排过于密集。这样的看法也与德约科维奇不谋而合。在10日上海大师赛的赛后发布会上,他就认为戴维斯杯的比赛时间很具挑战性,开赛时在澳网结束之后,决赛又在年终总决赛后。“对于很多顶尖球手来说,已经打了一整季的球,然后要去伦敦参加年终总决赛,之后基本上第二天你就得飞,等到了目的地之后就要在完全不同的场地和环境之下开始打球了。”而与新的戴维斯杯相比,ATP世界杯的赛程仅有10天,且开出的条件更具诱惑。前者代表团体参赛并不会获得相应的积分,而且后者球员不仅最多可以获得750积分,还可以为澳网热身。根据今年9月公布的名单来看,世界排名前十的选手都将会参加明年年初的这项全新团体赛事,而“四巨头”(费德勒、纳达尔、德约科维奇和穆雷)也已经确认都会悉数登场。“ATP杯是一个全新的赛事,它举办的时间很好,那时候大部分的球员都已经到了澳大利亚,所以绝大部分的顶尖选手是会去参加ATP杯的。”德约承认ATP世界杯对球员来讲更具吸引力。除此之外,两项形式相似的赛事举办时间过于接近,有不少人认为应该将两者合并。对于这个问题,德约认为将这两大赛事合二为一是必要的,但是可能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这两个间隔六周的赛事共存的可能性不大,而且两大赛事的形式非常相近,甚至可能说几乎相同。我个人觉得从长远来看,这样的情形并不具有可持续性,所以我觉得可能需要改变。”皮克为戴维斯杯改革费尽心思。费德勒:我从来没见过皮克作为网坛最具影响力的球员,费德勒一直对于新的戴维斯杯毫无兴趣,他今年就没有代表瑞士参加这项赛事。不仅如此,瑞士天王还曾发出警告——“戴维斯杯不能变成皮克杯。”作为新戴杯的发起者,皮克已经成功游说德约和同胞纳达尔参赛,但却依旧无法改变费德勒的态度。他在最近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已经和费德勒有过沟通。“我觉得是费德勒和他的经纪人之间没有沟通好。我和费德勒谈过了,他们告诉我在发出正式邀请后,他愿意参加比赛。”有意思的是,在上海大师赛的发布会现场,费德勒却毫不留情地表示:“我从没有见过他,所以我不知道我们需要一起做什么。”瑞士人回忆了自己此前参加戴维斯杯的经历,他感慨自己曾为这项赛事投入了很多经历,并且曾率领瑞士队在2014年夺冠,“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戴维斯杯的美好时光。”“我并没有正式从戴维斯杯退出,但随着我的年纪渐长,我还有家庭,不可能哪里都去。”费德勒在拉沃尔杯上和小威合影。两大网球组织的暗中较劲到底是参加戴维斯杯,还是参加ATP世界杯,这其实背后折射的是ITF和ATP两大网球组织的暗中角力。作为网球界的两大组织之一,ITF承办所有低级别的比赛、青少年比赛、戴维斯杯赛、联合会杯赛以及奥运会网球比赛,手中的王牌正是四大满贯赛事。另一大网球组织ATP则负责组织和管理职业选手的积分、排名、奖金分配,以及制定比赛规则和给予或取消选手的参赛资格等工作。两大组织虽各司其职,但难免有利益冲突的时候,这时一些角力便暗中展开。比如,ITF规定球员要想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就必须参加两场戴维斯杯比赛,但奥运会并不会有ATP的积分。对于网球选手来说,他们一个赛季本身就有着大满贯、大师赛、巡回赛等密密麻麻的赛事要参加,并且从2016年起戴杯的比赛不再计入ATP的积分,更不用说少得可怜的奖金了。因此,费德勒、纳达尔、小德这样的顶尖球员此前就常常缺席自己的国家队的比赛,即便是参赛也是为了热身。长此以往,戴维斯杯变得星光暗淡,失去意义。更何况,ATP现在也拥有了自己的网球世界杯,且比赛条件和赛制更为合理。此外,还有由费德勒发起的、具有表演性质的拉沃尔杯,目前也已成为了关注度颇高的团体赛事。“打戴维斯杯也就意味着要错失ATP1000系列大师赛,这是不是值得呢?不见得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疑虑,但至少对我来讲是这样。”对于精简赛程的费德勒来说,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澎湃新闻记者 李琼

上周末的戴维斯杯,纳达尔“又双叒叕”开创网坛新记录。背靠背横扫科尔施雷柏及小兹维列夫,西班牙人在戴维斯杯取得24连胜,位居历史第一。在五盘三胜的红土赛事统治力(104胜2负)不减,纳达尔再夺法网前景备受看好。

2020欧洲杯竞猜 1

“无论是身体和精神上我都做好了准备,戴维斯杯是我今年顺利完赛的第一项赛事。”独得2分帮助球队实现逆转,纳达尔如是说道。事实上,世界第一完全可以歇到蒙特卡洛复出,但极具爱国情怀的他选择提前回归为国而战。  

对4夺戴维斯杯冠军的纳达尔,顶级团体赛冠军诱惑力或许不再成为参赛主因。考虑到西班牙国家男队目前处境,31岁老将义不容辞前往瓦伦西亚出征戴维斯杯。作为队伍核心,纳达尔在球队1比2大比分落后时力挽狂澜;作为精神领袖,西班牙人忘乎所以为队友助威。毫无保留将激情挥洒于西班牙“斗兽场”。  

“我之所以热爱戴维斯杯,是因为它会给我团队归属感。”团体赛感受队友教练鼓舞,主场体验球迷疯狂呐喊,“爱国者”纳达尔许下承诺:“今年我可能会继续出战西班牙剩余的戴维斯杯比赛。”值得一提的是,西班牙与法国的戴维斯杯半决赛在9月中旬进行,这可能影响纳达尔参赛罗德?拉沃尔杯。因为从法国飞往芝加哥,对即将年满32岁的纳达尔是不小考验。西班牙人会连续第二年捧场罗德拉沃尔杯?更多取决费德勒是否对好友“威逼利诱”。  

2020欧洲杯竞猜,纳达尔对戴维斯杯的热爱,不仅体现于在他义不容辞为国出战。对于外界批评声居多的戴维斯杯改革,16届大满贯得主也持包容态度。“有时候你需要一分为二的去分析事情。戴维斯杯模式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它很特殊也很不错,正如你看到的那样。但目前它难吸引顶级球员参赛。”  

“我认为改革会是很好的尝试,希望它能取得成功。很明显,当现有模式不再发挥作用时,是时候去寻找新的解决方案了。而且戴维斯杯不温不火的现状已持续了很多年,它会是不错的尝试。”身体力行捍卫戴维斯杯精彩,纳达尔希望男子网坛的团体赛事恢复昔日风采。当然,他会借助出色竞技状态,带领西班牙向第五座戴维斯杯冠军发起冲击。

本文由2020欧洲杯竞猜-官方平台发布于综合网球,转载请注明出处:带队西班牙冲击第5冠,费德勒和德约有了答案

关键词:

最火资讯